>少年股神频道
  • 少年股神 第一章 大户室外的少年(1)

    楔子 证券市场上,华东地区有三个很有名的人物。上海的浦东系基金“古老师”古昭通,宁波的宁波系基金 “金手指”金三江,杭州的杭城系基金“进三少”沈进。 沈进被人称为“进三少”,不是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三,而是由于他在1999年第2届股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一章 大户室外的少年(2)

    (2) 下午。 沈进依旧舒服地躺在他那张专用沙发椅里,点着一根烟。作为股市里的一个大庄家,有时候很忙碌,但更多的时候却是空闲得只剩下寂寞。庄家的寂寞,就像高域雪原上的白莲,但是这样的美丽,又有几个人有资格去欣赏,又有几个人懂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二章 最穷的和最富的

    深夜,夜深人静。 夏远独自开着车,行驶在学校西区的马路上。马路边上的教学楼早已关灯,只有几间通宵教室依旧亮着白色的灯光,夜空晴朗,星光灿烂。路灯映衬着偶尔几对晚归的“学生情侣”,甜蜜地相互偎依着。 夏远的车绕着西区,缓缓向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三章 夏远的馒头

    早晨,6点,空气清爽,浙大食堂。 偌大的食堂里只坐着寥寥数人。 夏远面前放着两碗白粥和两个馒头。纯正的白粥,稀薄,干净。夏远绝对是个对衣食住行很考究,很挑剔的人,但即使是最考究,最挑剔的人,也不会对这样的白粥厌倦。 “介不介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四章 沈进的办公室

    星期天,天气晴朗,窗明几净。 一根烟轻轻地夹在指节间,白色的衬衣,黑色的西裤,沈进站在窗前,面向西湖。 毋庸质疑,能看得见西湖的地方,地价总是高得令人惊讶的。沈进的办公室就在永泰大厦的最高层,他花了3000万买下了整层平面。 朱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五章 顾余笑

    市场就像一只无形的手,能看得见这只手的人不多,但顾余笑无疑就是其中一个。 顾余笑实在是穷到家了,对于这句话,是没有几个人会怀疑的。因为即使大学里最穷的学生,恐怕也不会去捡易拉罐。但实际上,顾余笑比所有抱有这种想法的同学都要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六章 三少的宝贝徒弟

    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,大户室3号房。 星期一,中午。 沈进和朱笛走进大户室时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。三个操盘手都灰着脸,另外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红着脸。他和朱笛上午没来,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。 “怎么回事?”沈进问道。 “师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七章 赖上夏远的女人

    浙江大学图书馆,漂亮的建筑,丰富的藏书,一所学校的灵魂所在。 夏远站在经济类的书架前,他面前全是国外的证券投资书籍。他在短线操作方面已经拥有他自己极其精准的判断力了,他希望通过看书,使长线投资的水平更进一步,这也是为了股神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七章 赖上夏远的女人(2)

    夏远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杜晓朦也拉开车门,坐了进来。夏远转过头,看着她,说道:“我可不是个有自制力的男人,你要是再不走,我就强奸你。呵呵,呵呵。”一个男人,不管到了多少年纪,吓唬小女生对他们来说,永远是个有趣的游戏。 杜晓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八章 什么也没买

    一个年轻健康的男人,被一个漂亮女生赖上了,至少不是件坏事。夏远被杜晓朦赖上的这几天,他觉得生活糟糕透了,可世界似乎变得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了。 他一直以来是个相当自由自在的男人,没有人会要求他做什么,也没有人会在乎他做什么,可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九章 夏远的失算

    星期一,夜,迷人的夜。天朗气清,大地回春。这样的夜晚,如果身边少了一个罗嗦的“佳人”,那最好的选择是和朋友坐在河边聊天。 夏远就和顾余笑坐在启真湖畔,他们手中都点着一支烟。 夏远说道:“今天我买好股票了,长线的那个帐户买的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九章 夏远的失算(2)

    学校旁边的七点半酒吧,酒吧生意清淡,只有角落旁的那张桌子上坐了三个人,夏远,顾余笑,杜晓朦。 夏远喝下一小口啤酒,他几乎不喝酒,所以他的酒量也只允许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喝。 杜晓朦问道:“你有什么想不开跟我说好了啊,你为什么来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章 涨停敢死队

    杭州纳德大酒店,总统套房内,夏远面对着电脑,鼠标点得令人眼花缭乱,一只只股票的走势图迅速地翻阅着。 众所周知,一只股票的走势图,许多人研究了半天,也无法猜透其中的奥秘。他那又是一种怎么样的判断力?一个人,如何能在这么迅速的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一章 小徐哥和冷公子

    杭州永泰大厦顶楼,沈进宽大的办公室。 沈进舒服地躺在沙发里,朱笛像一条美女蛇,偎依在他的怀中。 朱笛问道:“你说金手指最近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点?先是狙击了你的股票,现在连古昭通的股票他都敢动了。” 沈进淡淡地道:“这几年熊市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二章 夏远头痛的事

    夜风连抚湖面,卷起细微的涟漪,荡漾开去。有谁,会在这样的深夜细细聆听那水波荡漾时的微妙声音?那不是一种声音,因为声音是用耳朵听的,这是一种滋味,因为滋味是用心来感悟的。愿意感悟这种滋味的人,无疑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。 夏远和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二章 夏远头痛的事(2)

    窗外春雨淅淅,春景如画。总统套房里温暖,舒适。 电脑里是股票的走势图,可是夏远并没有坐在电脑前,他躺在床上,手里捧着一本教科书,股票从不让他头痛,可期中考试实在让他头痛。 杜晓朦赤着脚,在大理石地板上踱来踱去,蛾眉紧锁。 夏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二章 夏远头痛的事(3)

    窗没有关,一阵凉风吹进屋子里,吹拂过夏远的脸庞。这样的风情,是要用心去感受的,心呢?心系情中,情呢?情在梦里,梦呢?梦已醒,人呢?人在笑。 那样一个春天的季节里,一阵清爽的凉风把人从午睡里唤醒,那种美妙,惬意的滋味,是否足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三章 朋友也没得商量

    冷月,冷月如钩。 深夜的银丰茶楼里,坐着两个人,夏远和顾余笑。 顾余笑酩了一口苦丁茶,笑着道:“怎么,今天那个杜晓朦没跟着你一起来?” 夏远道:“我只对她说了一句话,就把她吓跑了。” “哦?什么话这么厉害?”顾余笑大笑着道,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四章 夏远的身份

    五一长假到了。 期中考试已经过去了,为期一个半月的股票也已做完。 顾余笑去了浙江西部贫困地区支教,杜晓朦回了家。 可是夏远怎么回家?家,对他而言已经陌生了整整六年。酒店在豪华,再舒适,又怎比得上家中小憩片刻的宁静,幸福呢?一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五章 顾余笑的大人情

    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,银丰茶楼里,坐着夏远和杜晓朦。 夏远自顾自喝着茶,脸上带着悠然自得的笑意。杜晓朦的整张小脸气鼓鼓的,撅着嘴巴。因为他们在等一个人,顾余笑。 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女生,如果遇到杜哓朦现在的状况,都会撅着嘴巴,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五章 顾余笑的大人情(2)

    顾余笑微笑着说:“孤儿院里面的孩子,其实是最不幸福的。他们吃的不好,穿的不好,用的不好。他们穿的衣服,是城市里孩子穿过的旧衣服,他们玩的玩具,是城市里孩子扔掉的玩具。他们从没有零花钱,他们也没有自由。他们只能呆在孤儿院后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六章 三少的女人

    早晨8点。 夏远从宝马车中走出来,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。一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孩子,这样的情景可以出现在小区里,可以出现在大街上,可以出现在公共汽车里,可以出现在很多地方,但就是不可以出现在证券交易厅里。 证券交易厅里,出现一个年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六章 三少的女人(2)

    夏远道:“那看来我还得等两个星期才能见到他了。” 朱笛不禁笑起来,道:“你看过资料就应该知道,这次三少的庄做得有多大,我从没见过哪个操盘手能把这样的股票,两个星期里做完的。” 夏远问道:“你今年多大?” 朱笛道:“26。” 夏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七章 莫名其妙

    沈进当然没有真的去了上海,他还是好好地呆在杭州。 皇朝咖啡厅里,沈进和朱笛对坐着。沈进漫不经心地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,问道:“今天夏远的表现如何?” 朱笛撅撅嘴道:“莫名其妙。” 沈进笑着问:“呵呵,你倒说说怎么样莫名其妙。”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

  • 少年股神 第十八章 顾余笑的师父

    晚上,不算太晚的晚上,要不然,杜晓朦也不会还呆在纳德大酒店里了。 她怀里抱着婴儿,正在给孩子喂奶。喂的当然不是她自己的奶,她没有奶,所以喂的是奶瓶里的奶。夏远坐在旁边,安心地看着书,他看的不是股票的书,看的是教科书,毕竟白...

    2010-06-21 23:50

    少年股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