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脉络,真实世界的脉络 pdf,多重脉络对话,脉络通药理研究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18:0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下着雪,慕霆萧打了一把黑伞,在人来人往最显眼地方矗立,他背后是一排排的保镖。

次日! 剧组。 闷热了一天一夜之后,终于还是下了暴雨,不过幸好拍摄是在室内,下不下雨都不碍事。 林绾绾依旧是一大早就去了剧组,她打着伞,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。 袋子里都是她今天一大早做出来几份便当。 这是她替李导和楚谦以及黄龄准备的。 潘静云的事情他们在微博替她发声,不管是公司要求的,还是他们个人行为,林绾绾都非常感激。 而因为楚谦和黄龄在剧里的戏份比较重,他们都是直接住在剧组的,虽然是一线,两个人却都没什么架子,剧组订什么盒饭,他们就吃什么,完全不搞特殊待遇。 李谋也是一样。 所以林绾绾就想着做一顿饭,就当作谢意了,当然,也少不了姬野火的。 “导演,早!” “来了?”工作人员正在冒雨架设备,看到林绾绾,李谋对她点点头,“快去换衣服化妆,马上就能开拍了。” “好!”林绾绾把其中一份便当递给李谋,“谢谢导演。” 李谋看了一眼,发现不是什么贵重物品,这才笑着收下,“赶紧去吧。” “好!” …… 姬野火说的没错,他们当天要拍摄的的确是白凝霜绑了宁易,把他扔进柴房之后强吻他的那场戏。 林绾绾表情纠结。 “跑不掉的……”姬野火也化好妆换好了衣服,他一身青衫,由助理打着雨伞坐在林绾绾身边,一改昨天的颓废,他今天的精神头又好了起来,“吻戏啊吻戏,我可等了好久了。” 啧啧! 他昨夜可激动的一夜没睡着。 林绾绾,“……” “野火,绾绾,准备开拍了。” “来了!” 导演给两人讲戏,“绾绾,你主要表现的像一朵霸王花就行了,一定要霸道强势,但是又不会让人反感。野火你就表现的像是被强抢的民女就行。注意动作和情绪到位就行!” 姬野火瞅林绾绾一眼,“放心吧导演,我们都是本色出演,一定能演好的。” 林绾绾,“……” 擦! 谁是霸王花! 她才不是本色出演。 …… 开拍! “砰——” 柴房的门被白凝霜一脚踹开,她一只手提着五花大绑的宁易,宁易奋力挣扎,急的脸都红了,却怎么也挣扎不开。 白凝霜一身大红色的劲装,抿着唇,动作粗暴的把他扔到柴堆上。 “白姑娘,你一介女儿家怎能如此行事……光天化日之下绑了在下到府上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 白凝霜欺身而上。 两人脸贴的极近,呼吸可闻,宁易立马红了脸,他眼神闪躲,声音都变得结巴起来,“白,白姑娘……” “闭嘴!” “你,你怎的如此霸道!” “我霸道?!”白凝霜咬牙,一把揪住宁易的领子,“宁易,上次我就警告过你了,我们既然已经订婚,你就是我的人了,不许再跟任何女子纠缠不清!” “我,我没有!” “放屁!” 宁易嘴角一抽,“白姑娘,你堂堂名门贵女,言语怎能如此,如此……” 到底是书生,说不出什么难听话,宁易结结巴巴半天也没说出个不好的词儿。 白凝霜目光中闪过一丝忧郁。 “白姑娘……” “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?觉得我不如别的姑娘那般温柔贤惠,贤良淑德?” 白凝霜松开他的衣领,背对着宁易一屁股坐到地上,她抱着膝盖,浑身都写满了忧伤,她的声音一点点的低下去,“我知道的,你不喜欢我。之所以跟我订婚也是因为父母之命不好违背……” 宁易立马紧张起来,“白姑娘,我……” “你别说了!”白凝霜依旧背对着他没有转身,苦笑着说,“我都知道的!你说的那些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统统听不懂,你不喜欢我粗鲁无礼,你但凡有一丝丝喜欢我,也不会同那些女子聊的那般开心……” “我,我没有!” 背对着宁易的白凝霜脸上哪有半点不开心,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慧黠,声音却依旧失落,“你没有什么?” “我,我没有不喜欢你。” 白凝霜眼睛一亮,蓦然回头,她哈哈大笑,再次凑近宁易,“真的?” “你诈我?”宁易怒。 “诈你又如何!”白凝霜大笑着凑近宁易,“你刚才说没有不喜欢我!” “我也没说喜欢你!”宁易愤愤的别开头。 “我管你喜不喜欢,反正我喜欢你就好了!”白凝霜一把揪住宁易的领子。 宁易还在生气刚才白凝霜的欺骗,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 “烙印!” “什么?” “在这里!”她伸手,点住他的唇,柴房里的气息顿时旖旎了起来,宁易脸颊通红,“你……” “嘘——别说话!这么漂亮的嘴巴说的尽是我不爱听的!”她缓缓俯身,靠近宁易,两人距离越来越近。 越来越近…… 姬野火紧张的心脏怦怦直跳。 要亲了! 要亲了! 绾绾要亲他了! 剧组的人都忍不住跟着紧张的脸红心跳。 就在林绾绾的嘴唇距离姬野火嘴唇只有短短三厘米的时候。 “咔嚓——” 姬野火身子下的柴应声而断,背部没了支撑,他登时挥舞着爪子,四脚朝天的倒了下去。 “卡!” 姬野火内心暴走! 啊啊啊! 他们差一点就亲上了啊! 就差那么一点! 李谋有些失望,刚才那气氛多好啊,竟然毁在柴火上了! “再来一次!” 结果,这一拍就连续拍了七八次。 要么是柴断了! 要么是摄像机突然故障了! 要么是柴房里的道具突然碎裂了! 最后一遍,眼看着差点就要亲上的时候,柴房的门轰然倒塌了! 众人,“……” 李谋怒,“道具组今天是怎么回事,这弄的都是什么狗屁道具!” 场务缩着脖子,“导演,今天还拍吗?” “拍拍拍,拍个屁啊!门都倒了还怎么拍!这场戏先暂停,改拍其他场景!” …… 依旧是那间办公室。 萧凌夜看着镜头里不断NG的画面,嘴角微微勾起。 “阿衍!” “啊……在!” “给道具组全体发红包。” 萧衍,“……” 他就说老哥怎么一大早不去公司,反而来剧组,还专门找了道具组的负责人…… 萧衍同情的看一眼镜头里的姬野火。 可怜的娃,我就说跟你二叔做情敌,你扛不住! 事实证明,姜还是老的辣吧!

“你说的什么胡话!”不等他说完,柳婉黎就厉声打断他,“明明公司不用破产,日子也不用过的这么清苦,我们为什么要过的这么凄惨?”

“你说的什么胡话!”不等他说完,柳婉黎就厉声打断他,“明明公司不用破产,日子也不用过的这么清苦,我们为什么要过的这么凄惨?”水玲珑

“阿宁啊,不是我打击你,让林绾绾放弃抚养权,恐怕没有这个可能性。”

林绾绾一头雾水,“我能有什么事儿啊。”

萧凌夜目光柔和的看着母女俩,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。

如果他父母知道他跟姐姐在一起……恐怕不会同意。